福建建瓯:一民企中标政府工程 为何“讨债”10年无果

(福建省建瓯市公安局交警大队)

一家民营企业为何要向交警队讨要工程款?漫长的10年“讨债”之路是否折射出民营企业成长的烦恼?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张会甫 张凯华

每年元旦之前,叶明华都会来到福建建瓯市交警大队讨要工程款,今年也不例外。

“10年了,工程款都没能要回来。”叶明华告诉记者,10年前他的公司承接了建瓯市社会治安动态监控系统工程,工程顺利完工后,不仅促进了建瓯市的治安管理,也优化了交通出行,为提升建瓯城市形象等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

向交警队讨要10年工程款是怎么回事

叶明华是福建福冠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冠数码”)的负责人,福冠数码是一家集安防系统的软件开发、工程设计与建设、系统集成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工程合同书)

叶明华介绍,2007年8月16日,福冠数码参与竞标并合法取得“建瓯市社会治安动态监控系统工程”建设项目,并于2007年8月25日与建瓯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以下简称“交警大队”)签订“建瓯市社会治安动态监控系统施工合同”。2008年2月,该系统建成并投入使用。2008年2月29日,该系统成功通过交警大队验收。

合同约定该系统总造价为壹仟壹佰零陆万捌仟捌佰捌拾元整(11068880元),同时约定付款方式为甲方用该监控系统产生的罚没款金额的77%支付乙方的投资款,按月支付,自系统验收合格投入使用之日起计算,60个月期满。

“合同期间,交警大队因本套系统产生罚没款1亿多元,因此,按照合同约定,应支付福冠数码8千多万元。但是,交警大队仅仅支付430万元。从2011年3月起,交警大队在未按合同约定支付一分钱的款项,我们多次找对方协调,都是无功而返。这些年来,因为收不回工程款,企业资金链已出现严重问题,现在基本上处于濒临破产的境地了。如果不出现这个事故,凭借我们当时的技术能力,企业完全可以做得更大、更好,但现在已经丧失发展的机会了。”叶明华表示很无奈,也很愤怒。

“对方给了我们430万元后就再没付过一分钱给我们,这点钱,哪儿够本钱啊?”叶明华说,后面他们还按照合同条款,提供了2年的系统售后服务及维护工作,为此又另外支出相关费用90万元。

孰是孰非迷雾重重

(11月23日,建瓯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给本社的回复)

针对上述分歧和问题,2018年11月23日,交警大队给记者回复称:此项工程是根据中共建瓯市委办公会议纪要([2007]5号)文件精神和建瓯市人民政府《建瓯市人民政府关于同意由市公安局组织采购建瓯市治安动态监控系统的批复》(瓯政综[2007]100号)启动的。鉴于这个系统建设的重要性,建瓯市公安局为此还成立了“建瓯市社会治安动态监控系统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瓯公综[2007]75号),专门负责监控系统建设工作。

该回复也明确表示:该工程全部费用由中标企业(福冠数码)全额先期投入,五年内用不高于相当该监控系统产生的罚没款77%的比例由中标企业收回投入,其风险由中标企业自行承担。工程总造价为壹仟壹佰零陆万捌仟捌佰捌拾元整(11068880元),工期为45天,工程质量达到验收合格标准,竣工结算按本工程邀标文件及合同有关规定办法。

该回复同时称未付福冠数码余款的原因有三:一、中标方未在合同期限内完成工程量,2008年3月25日工程才进行验收,并同时提出了福冠数码应对系统硬件、软件、图像质量等10个方面进行整改的要求,但福冠数码一直未整改到位;二、监控系统产生的电费超出拨付款;三、福冠数码曾派出近10人队伍,进驻交警队长达一个月对合同期间系统产生的罚没款进行逐项、逐条核查,结果显示根本不存在余款未支付问题。

但上述说法显然未能得到福冠数码的认可,福冠数码叶明华愤怒称:“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工程明明就是2008年2月验收的,验收报告上还有当时项目负责人,也就是原建瓯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黄师才(现在是建瓯交警大队的大队长)等3人签字和盖章!”他同时称,从工程验收到现在,从来没收到过交警大队任何人口头或者书面的通知或说明,说此工程有质量问题。而对于电费等问题,叶表示当时的合同中并未明确规定所产生的电费等究竟该谁来承担,“既然没明确规定,要我们也承担这个费用?不是强词夺理吗?”叶同时否认曾经派人进驻过交警大队查账,“我们就是想派人去,他们会同意吗?这纯属胡说八道!纯属是在忽悠你们媒体!”

五年内罚没款到底是多少

(工程验收文件)

12月10日,记者带着回复和相关问题再次前往建瓯实地了解。

按照采访程序,记者首先带着相关手续前往建瓯市委宣传部,并希望该部提供采访协助。但是,据该部有关人员介绍,分管外宣工作的黄主任当日已随同部里相关人员下乡考核了。随后,记者前往建瓯市人民政府,拟就此事采访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市长。在市政府,办公室张主任看完相关手续后告诉记者,“我们市里有规定,接受记者采访一律由市委报道组魏主任负责。”随后记者再次返回市委宣传部。在市委宣传部,魏主任很为难地对记者讲:“介绍信是开到部里,我们是新闻报道组,不便出面。”魏主任一通电话沟通后说,分管领导都下乡检查工作了,无法联系相关领导为记者采访做安排。

随后,记者分别致电建瓯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并发短信,均未回复。

那么,合同期间,建瓯市交警大队到底向建瓯市财政到底纳入库多少?带着这个问题,记者前往建瓯市财政局进行了解。在财政局几经周折,记者终于得到下列一组数据:2008年3月到2013年3月的入库数为5048万元,其中,2008年3月-12月750万元,2009年900万元,2010年655万元,2011年950万元,2012年1046万元,2013年1月-3月747万元。

带着这组数据,记者联系上建瓯市公安局政工室刘建华主任。刘主任对记者说:“我现在外办事,没在局里。局长本周很忙,没有时间接待。”无奈之下,记者只能将相关手续和采访提纲留下,并请刘主任转交局长,但截止记者发稿为止,未能收到对方任何回复。

事实上,早在2007年7月20日,国家公安部曾发出《公安部关于规范使用道路交通技术监控设备的通知》(公通字[2007]54号),该《通知》第五条明确规定:各级公安机关要进一步规范交通技术监控设备建设资金的投入方式,新投资建设的交通技术监控设备应当积极提请政府列入财政预算,禁止企业、个人投资。而福冠数码则是通过建瓯市举办的公开招标,于2007年8月16日合法取得“建瓯市社会治安动态监控系统工程”建设项目,并于2007年8月25日跟建瓯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签订“建瓯市社会治安动态监控系统施工合同”。由此可见,无论是建瓯市该项目的开标,还是后来施工合同的签订,均发生在国家公安部《通知》之后。《通知》之后,建瓯市却仍然采取了引入企业或个人投资建设的方式,个中缘由,目前尚未得知。

有关人士指出,工程款拖欠,看上去只是政府与企业之间的矛盾,实则会产生连锁反应。企业拿不到钱,与之合作的施工队、供应商也同样拿不到钱,这就直接影响到工人的工资发放,损害了劳动者的权益。如果久拖不决,工人们只好四处维权,把问题再一次甩给了各级政府,地方政府对此应高度重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